Navigation menu

4

易诚王艳美:这里是我的青春梦工厂

  她是掌管易诚北京分公司的城区负责人,亦是摇着荧光棒追在五月天乐队后面的小迷妹。工作时一丝不苟,战神附体,私下里或插科打诨,或一言不发,这就是30岁的王艳美,在激烈工作和温和生活间无缝切换的奇女子。

  在走完了近7年的主体保险公司企划职涯后,这次加入易诚,完成了从懵懂迷惘向从容笃定的转身。经历过辉煌与低谷,消沉与奋起,王艳美在竞争残酷的保险圈摸到了一条埋头耕耘的路。当掌声响起,她依然能够不忘初心,平静谦和。

  艳美在加入易诚的第69天,我们在北京莱锦文化创意产业园公司职场的大露台终于面基上了。这个见面时长,比我们电线月去稻城亚丁足足提前了1个月。5月暖和,面前的艳美微单薄到瘦弱,明明已经30岁,却还是女孩的模样。嘴里吞吐着世故,像极了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。她言语极为简练,声小,动作轻,举止克制谨慎,笑时表情收敛。话过三巡,这张刚刚有些僵硬的脸泛上活力,五官失了束缚,唇齿大开大合,大概喜悦也重了些。

  这脸似未经世事,那报告却精准狠辣,一撇一捺都戳着保险业务战情。这样的反差大概也符合艳美定义里的青春。

  时间安排得紧凑,来不及聊两句,中午她就要出发去见下一位朋友。近半个月都处于紧张筹备阶段,这一切在她意料之中,有些类似,却也有些不同。

  离开原来的公司,没能熬过七年之痒,对艳美来说其实有很多感慨。她从毕业就加入了这家公司,一做就是六年半,从出入职场的「笨小白」,策划中高端客户服务活动的小企划,营业区号称「吃土」的小组训,到亿元保费规模大学生销售团队的区经理,那段时光极大地丰富了她的职场生活。

  「回想起来,我那个时候,每天都在思考如何做得一手好PPT,办一场好活动,怎么分析业绩数据,如何把控团队节奏,怎么激发团队中每位伙伴的潜能,如何打赢一个业绩节点,怎么发挥好团队‘政委的作用?我一直在摸索互联网如何赋能团队,提高获客签单效率,真的又累又鸡血。」

  好在,在公司的土壤栽培下,艳美茁壮成长的很好,工作中的每一个疑惑也在行动中各个攻破,找到了心中答案

  2019年,艳美30岁了。在生日的那天,艳美许下一个心愿,她希望未来的每一天,她都能为自己而活。她想寻求改变,却无路可寻,陷入迷茫。

  「我感觉我的人生开始读秒,20多岁远得好似史前,躺在床上看剧10分钟就会睡着,不学习新事物会充满不安和危机感,很多困惑让人焦躁不安。」 焦虑确实让人不爽,「未来,究竟要去哪里?」

  也就是在这个挣扎时期,孙涛总离开转向保险经纪公司,新的希望萌生。「这个机会,来的很及时,我知道那是一个新兴领域,对我来说肯定会有很多未知的挑战和不可控制的因素。但我想,和优秀者同行,我肯定不孤单。」

  临近大学毕业前,她本来的念想是随波逐流报考公务员,或者成为一名银行客户经理,公职人员……为了这个目标,整个下半年,她疯狂地参加考试,不断被邀约面试。「反正只要是“铁饭碗”我都去尝试。我想找到家门口最踏实,最稳定的工作,过满是烟火的人生。」

  事与愿违,家里的考试无疾而终,而北京工作邀约纷至沓来;一边是父母对自己的失望,一边是自己仅存的一点自尊心。怀着一点点纠结忐忑,以及一点点好胜心,她决定踏入了这个挤满了角斗士、布道者、企业家、演员、证券商和买卖人的浓缩竞技场,那些「安稳」、「铁饭碗」、「离家近」……开始慢慢汇聚成一个词「激情」。

  艳美大学的专业是国际经济与贸易,而在北京的第一份保险工作专注于保险公司的综拓渠道,主要是推动寿销产寿销养业务,一年后转战企划岗,工作方向跟她之前所学没太大关系,所以进公司后要比别人花更多的时间学习。工作一年,她感觉把大学4年睡得懒觉全都还了回去。通过不懈努力,在企划岗她也飞速成长。

  随着在企划工作上的得心应手,艳美开始「纠结」于工作的价值性和实用性。她相信市场是检验企划的唯一真理。于是,加入一线团队,她从辅助专员开始做起。

  每天她不是奔赴跟前辈学习早会内容制作、分享的路上,就是在学习如何解读报表,研习基本法的桌台上,或是在团队中和大家打成一片。「那段时间,我没有晚上九点前下过班。」可也正是因为这股韧劲,到了2017年,艳美晋升至团队区经理一职。

  除了工作上的充实,团队的有爱,上进,也让她觉得一切都值得。「我的桌子上总是有好吃的,下雨会有伙伴主动送伞给我,心情不佳时有人专程看我,城市布满钢筋水泥,但在这个小世界里全是人情味儿……」

  这一定程度上也缓解了她生活中的空白。艳美在北京的朋友不多,还养了三只猫。朋友们和毛孩子在北京的近七年生活里,给足了她安慰,也让她懂得了如何照顾他人,内心变得强大。

  「我工作上聪明,生活中却很白痴。人间荒唐古怪,随性就好,找到自己的平衡点,保持可爱。」

  月底艳美又要搬家了,想搬动公司附近换个一居室,北京的生活在逐渐变好,3只猫还在身边,她觉得足矣。

  这些年她搬了四次家,麻烦在所难免,但她早已习惯。换工作也跟换住处似的,艳美和她身边多数朋友一样,都抱持「不妨探索一下」的开放态度。她觉得老一辈的人可能固定资产都在一个地方,对流动的牵制会更多,人际关系也更深刻。但现在的年轻人,到一个新的环境就可以交新的朋友。

  换工作对她来说也不是一种负担。本身她觉得在一种模式下工作了几年,换一下挺好。工作中,领导和同事们都很友爱,艳美感慨,「这种工作的变迁更不舍的还是人,教会我做事做人的领导和前辈、互相帮助的同事伙伴。大家都是外地人,平时过节,小伙伴们来到家里每个人做点菜,聊聊天,像一家人一样。平时一个人在北京,有时候周末也不知道干嘛,也不想去哪,从消极到坦然面对,心理成熟的过程都在那些年里完成了。」

  感慨完之后,她又心酸地想起自己那些年自己白天努力工作、笑脸相迎,积攒的压力只能靠每晚去吃烧烤小龙虾、喝酒排解的样子。「蛮空虚的,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忙碌。」

  到了易诚后,她觉得舒服了很多。闲时逗逗办公室的猫、露台晒太阳与伙伴们一起畅想未来。多了跟同事一起喝茶、吃火锅相伴的热闹,少了一些急躁。

  「有时候感觉,易诚就是建造一个梦工厂。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在追逐着自己的梦,实现着自己的梦想。我在这里,可能是一个梦想家,也可能是追梦人,甚至可能是造梦者。关键是,跟你一起筑梦的这些人。我很幸运,继续跟我的老搭档们一起逐梦。现在,基本上每天会有一个新的伙伴加入我们,真让人期待万人逐梦团队的到来。」

  归属感也让艳美当初的纠结和忐忑逐渐被淡忘,从加入易诚的这一刻,这个带有青春特质的灵魂,真正开始迷恋上了北京这座具有丰富、包容、新奇、魔幻、创造力,致命诱惑力的城市。

  「回忆很多时候太矫情,现实就是一步步规划好,向前走比较重要。工作确实还是会有很多,不过就像当初来北京一样,勇敢去做,造梦就好了。」